北海道立近代美術館

Menu

北海道的美術

現在的北海道是在1869年(明治2年)被命名為「北海道」而後,北海道以位處日本列島的北端與北亞接壤的地理條件,以及人們從本州等其他地方移居至此開拓的社會轉變為主要起因,展開了具有特徵的人類的步伐。
本館作為地域性近代美術館,將明治以來北海道出身的作家、住在北海道的作家、以北海道為活動據點的作家之美術為蒐集對象;領域包含繪畫、雕刻、版畫等所謂的純粹美術乃至工藝、設計、照片等。

本館經由迄今的蒐集,尤其在純粹美術和陶瓷器(江上壽幸典藏)的領域,形成可以一定程度對明治時期到昭和時期的創作活動進行系統性、網羅性介紹之典藏。典藏中更包含了許多可稱之為「精華」、極富魅力的作品。
今後,我們不僅仍會持續將直至平成時期以後的美術當作蒐集對象,進行蒐集活動,還可能將至今尚未被視為蒐集對象,但其社會地位發生了頗大變化的諸相近領域之相關討論放入視野。

本館自開館以來,即提出了「地域性和國際性」作為活動整體的觀點。此二詞雖以「和」連結,但其實無法清楚區分。雖說是北海道這一地域的美術,但亦有大股國際潮流注入其中。此外,本館很早就開始致力介紹北歐、加拿大等北方區域的美術,目的即是將北海道視為相同區域中的一個地域,從國際的視野研討其地域性。地域性和國際性是密不可分的要素,以美術作品的價值判斷為要點的蒐集活動而言,與其稱它們為觀點,不如說是「指標」。

從價值判斷之意來看,蒐集也是一種批評的行為。借美國評論家克萊門特.格林伯格 (Clement Greenberg)的話而言,批評的作用即是看清藝術的主流。近代美術中的國際性主流,往昔雖是西洋的現代主義,但其已時隔久遠。而且過度虛構地域的固有性、不遺餘力列舉事實的姿態(華特.班雅明 (Walter Benjamin)所謂的年代記作者),對以質量判斷為要點的蒐集活動來說是一大陷阱。在以地域的美術為對象,朝著未來前進抑或作為未來先驅來形成典藏方面,若看準世界的今日情形並想像未來,反覆更新地域性和國際性這密不可分的指標之具體意義,持續擦亮美術館的「眼睛」,應大有裨益。

令和3年3月末現今「北海道的美術」之收藏作品數:2,789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