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立近代美术馆

Menu

北海道美术

1869年,如今的北海道被冠以“北海道”之名。其后,这里便在其地处日本列岛北端 、接壤北亚的地理条件及自本州等地的移民、开拓等社会变迁下展开了一段颇具特色的人文历程。
作为地区性现代美术馆,本馆一直将明治时期以来出生、居住及将活动据点设置于北海道的作家们创作的美术作品作为搜集对象。馆藏美术作品种类包含绘画、雕塑、版画等各种纯美术作品、工艺、设计及摄影作品。

在以往的搜集活动下,本馆藏品,尤其是纯美术及陶瓷器(江上寿幸所藏)方面已经形成了可在一定程度上展开系统、全面介绍明治至昭和时期创作活动的规模。这些藏品中更是不乏堪称“精粹”的魅力作品。
未来,本馆将继续以平成时期以来的美术作品为对象开展搜集活动,同时亦将迄今尚未纳入搜集对象,但社会地位发生重大变化的各类相关作品的收藏活动提上日程。

本馆自成立以来,始终以“地区性与国际性”为一切活动的出发点。此处以“与”之一字将地区性和国际性二词连接起来,意在表明二者并非泾渭分明的两个概念。即使是北海道这一地区的美术作品也依然会呈现出十分明显的国际趋势。此外,本馆从早期开始致力于北欧及加拿大等北方圈(北纬40度至北极间的地区)美术作品的介绍活动。此举旨在使北海道成为该地区的一分子,从国际性角度反映出地区性来。地区性与国际性是两个难解难分的元素。在需要判定美术作品价值的搜集活动中,与其将地区性和国际性视为出发点,倒不如将此二者称为“指标”来得贴切。

“需要判断价值”即意味着搜集是一种带有批评性质的行为。换用美国批评家格林伯格的话说,批评的作用正在于辨别艺术的主流。西方的现代主义曾是现代美术的国际性主流。而今,它却早已失去了国际性主流的地位。另一方面,在需要判断质量的搜集活动中,过分虚构地区固有性和毫无保留列举事实的态度(瓦尔特·本雅明所述的编年史作者)则成为了两大陷阱。倘若要建立起一个具有前瞻性视野或是能引领未来的地区美术作品收藏,就必须在审视当今世界,放眼未来的同时,不断为地区性与国际性这两个不分畛域的指标赋予更多新的具体意义。此时,不断磨砺美术馆的“眼力”便成为了这个过程中的不可或缺的一环。

截至2021年3月末,“北海道美术”方面馆藏作品数:2,789件